可乐在线 > 玄幻小说 > 不死帝尊 > 第两千八百九十七章 鸠占鹊巢
    魔渊中,黑雾弥漫,魔气滚滚,伸手不见五指。иΙLiúxδ.orG

    苏真纵身跃下后,感受到的是强烈腐蚀性,跟地藏深渊相似度百分之九十,更加确信二者同出一源。

    “底下藏的谁?”苏真很好奇。地

    藏深渊里是一尊远古魔道巨擘,苏醒后正巧碰到秦广王跟地藏菩萨,随后随秦广王离去。寂

    尘渊的这个让他更好奇。

    寂尘渊能随时召唤深渊,是代表他本身就是一位魔道巨擘,还是那魔道巨擘已陨落,传承落到他身上?

    “希望别玩火自焚。”苏真暗道。他

    还是有点担心的,但他知道如果跟地藏深渊的那个一样是沉睡状态,对他造不成威胁,如果已经陨落那就更无所谓。他

    一路向下。

    魔渊特别深,下潜万丈都看不到底,只是这里面没有骷髅蜥蜴等妖物,唯有‘嗤嗤嗤’的摩擦声。这是魔头蛇躯传出的,苏真身边就是‘通天蟒躯’,从闯进魔渊那一刻就有,直至现在还没看到蟒躯尽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到底?”“

    咦,那是……”苏真看到黑暗尽头隐约有血光,非常微弱,似萤火虫一般。到

    底了?苏

    真精神一振,连忙朝前遁去。而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小辈,不要乱闯,再敢向前一步本座将让你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嗯?苏

    真一怔,连忙停下。有

    意识?

    还活着?

    苏真瞳孔微缩,死死盯着尽头微弱的血光,一动不动。“

    滚。”

    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苏真忙把《太古真身‘中卷’》催到极致,做好一切防御手段,但他还是没有离开,因为他感觉血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是见过地藏深渊那位巨魔的,对方沉睡状态,身躯化作绵延无尽的山脉,每一次呼吸都形成飓风,心脏的跳动犹如雷霆轰鸣。眼

    前血光死气沉沉,一点威慑都没让他感受到,如果说死了还说得过去,既然有意识,那为何如此衰弱?

    “前辈,在下无尽大6苏真,与秦广王,地藏王认识,亦在阴界碰到过一位巨魔前辈。”苏真自报家门。“

    秦广王?那家伙没死?”血

    光似很吃惊。

    苏真抱拳:“秦广王陛下一缕真灵不灭,机缘巧合下重新复活,现就在阴界,而那位巨魔前辈与他同行,前辈可曾认识?”“

    桀桀,有趣。”血

    光阴森笑起来,似听到辛密事情,但却不愿意跟苏真多谈,阴声道:“本座没兴趣管这些,你可以滚了。”“

    前辈……”“

    滚!”随着阴喝,一股阴森至极,勾魂摄魄的能量从下方爆而起,化作漩涡朝苏真轰来。

    苏真脸色骤变,避无可避,直接被漩涡吞噬。难

    以描述的邪恶力量,侵入他脑海,快腐蚀起他的神魂……度之快是苏真生平仅见,他都没心思用‘永字法诀’抵挡,直接牵引至脑海,让五龙画戟来对付。

    五行孽龙咆哮,跟邪恶力量厮杀到一块。

    “啊!”深

    渊中,苏真抱着脑袋痛苦惨叫声,双方的交锋,瞬间把他脑海撕裂上百次,痛楚连他都无法承受。但

    在‘永字法则’支撑下,撕裂的脑海快愈合。这

    是好事,也是坏事。好

    在代表不死血脉的再次晋级,作用明显的增强,连神魂都能轻松恢复……坏在神魂的快恢复,让原本容易激活的不死大帝武道意志变得很难激活,五龙画戟跟邪恶力量交锋上百次,不死大帝武道意志都没反应。

    换以前——第

    一次被撕裂,那轮烈日就该升空了。

    “五龙画戟有轰杀天仙的力量,能做到跟它交锋,起码得真仙,乃至玄仙!仅仅爆的威压就有这种级别力量,那血光本身得是金仙境!”金

    仙!苏

    真确认下面那位的境界。同

    时,他还确认一件事,下面那位跟地藏深渊的绝不是一伙!

    “我报出地藏深渊那位名号,二者若是朋友,不该对我出手,而且他跟那位的气息有明显区别。地藏深渊那位的魔威是雄壮,恢宏,霸道,是高高在上镇压万古的巨擘。而眼前这个阴森,邪恶,歹毒,狠辣,一点魔道巨擘的气势都没有,而是隐藏在黑暗处的毒蛇。”苏真感觉玩大了。好

    奇心害死猫。他

    就是好奇魔渊里是谁,没想到惹出麻烦,对方再动手他真可能陨落。“

    啊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苏真惨叫声,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,气息变得萎靡无比。脑

    海中的厮杀终于结束,五龙画戟更胜一筹,吞噬了邪恶力量,意外将储存能量补充三次。不

    死血脉运转,苏真气息复原。

    他长舒一口气,擦擦额头冷汗:“好险,差点就身陨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死?”苏真活下来,震惊的是血光,血光怎么都想不到,它的魔念侵蚀竟被一个渡劫小辈挡住。“

    能挡住本座魔念侵蚀,算你命大,滚吧。”阴森声音响起。苏

    真没动。

    阴森声音变得更加阴森:“小辈,难道你以为挡住本座一招,就敢继续挑衅本座?不滚的话,就永远留下来陪我吧。”苏

    真依旧没动,只是盯着血光,仿佛现什么不对劲,想要解剖出原因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又一股魔念席卷而来。着

    一股比上次弱很多,苏真脑袋胀痛几次后便化解,而他愈怀疑起来:“前辈,小子可以走,但临走前能否目睹下前辈真容?”

    “你在找死。”阴森声音很狰狞。

    “前辈是在担心什么?”苏真更加怀疑,对方绝对是金仙境,就算没等撕裂他神魂,还有无数手段对付他。可对方出用魔念攻击外,好像没有其他手段。让他怀疑的就是对方说的话,就是那句‘继续挑衅本座就永远留下’的威胁。俗

    话说:咬人的狗不叫。

    对方堂堂金仙,岂会跟一个小小渡劫浪费口舌,一巴掌就能把苏真拍死,对方用语言威胁,岂不是代表没能力杀他?

    况且——魔

    念跟五龙画戟厮杀时,苏真神魂在旁边观看,虽被无数次撕裂,又无数次恢复,也断断续续捕捉到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下面那位似乎是‘鸠占鹊巢’!苏

    真眉头一挑:“我好奇心作祟,跑下来一看,似乎要现一件了不起的事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