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在线 > 科幻小说 > 谜都 > 第309章 似曾相识
    记忆就此中断,宫殿、人群都消失不见,两股截然不同的记忆连纷争都停了下來,不是因为自身的变化,而是被强大的精神力影响,生生的被切断,那股精神力,差点让韩魏的意识瞬间崩溃,那是永久性的崩溃,唯一的结局就是死亡。])

    肥子一直坐在宝座上,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在他身前,突然出现了一条路,还有台阶,一直延伸到空间的顶端,这条路太陡了,根本无法走上去,而且台阶还是透明的,真的担心一脚踩上去,会直接跌落下來,肥子静静的看着那条路,身体还是沒有移动,不过精神力已经释放出去,沿着透明的路,一直触碰到了顶部,那顶部顿时出现了一个金色光圈,开始只有芝麻大小,一点一点扩大,片刻后就有了拳头半大小,可以看到上面有各种条纹闪现,交织一起形成各种图案。

    图案都是一闪即逝,沒有重复出现过,想要看真切都不可能,又过了一会,金色光圈已经有三个拳头大小,上面不再出现条纹,而是出现文字,那文字每一次跳动,肥子的精神力就剧烈波动一次,此刻精神力的剧烈波动,还在肥子能掌控的范围以内,神色不变,依旧坐在宝座上,一动未动,随着时间的推移,文字跳动的越來越厉害,引动着精神力的变化,波及到了韩魏,才迅速让韩魏从记忆中走出來,只是还沒有恢复自我意识。

    金色光芒很快达到了十个拳头大小,跳动的文字开始消失,可是肥子的压力并沒有因此减弱,金色光芒中逐渐出现了白色光亮,从最中心点往外延伸,那光芒很柔和,对于韩魏來说是这样,可是对于肥子來说却不一样,终于,肥子起身了,离开了宝座后双手不停结印,简单的动作,速度也不是很快,就是无法看清楚,双手似乎有魔力,那金色光圈开始下降,朝着肥子的方向而來,以现在的速度,最多三十秒,就会彻底落下。

    在距离平台还有三四米左右距离的时候,金色光圈已经沒有再扩大,同时也不能再称为金色光圈了,因为白色光芒占据了大部分,遮掩了金色光芒,肥子的身体又一次出现变化,剩下的一半血肉,消失的差不多了,除了左脸还保留了一部分血肉,看到的就是一副骨架,偏偏这副骨架,释放着强大的力量,整个水银河又一次沸腾起來,平台开始震动,坚硬无比的材质居然出现了裂痕,局面位置已经碎裂倾塌。[]ōm

    韩魏在光圈降临的时候,不仅沒有受到伤害,还因此两股意识迅速被强行融合一起,很快就清醒过來,只是带着另一股意识,人显得很迷糊,看着眼前的一切,都不知道做什么,就在原地傻傻的看着,事先的记忆沒有消失,韩魏能知道发生的一切,只是还不敢相信,有许多东西都是神话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场景。

    在韩魏还处在意识纠结的时候,光圈已经完全降落,就平躺在肥子身前,白色光芒形成了一个漩涡,在那中心点,可以看到两个黑点,在强烈光芒下,一个极小的黑点,按理來说是看不到的,可是偏偏韩魏就能看到,而且还看的很清楚,那黑点是两颗药丸一样的圆珠,大概有大拇指大小,圆珠真的很普通,普通到找不到任何词语來形容。

    只见肥子伸出右手,沒入了那漩涡中,似乎想要将那圆珠拿出來,只是漩涡的绞动力量太强,直接将枯骨右手绞成了粉碎,自然无法将圆珠拿出來,右手沒了,肥子毫不犹豫的伸出左手,再次沒入了漩涡中,这一次漩涡的力量减弱了许多,手骨一直被绞动,一点一点变小,但是在沒有彻底消失之前,已经将一颗圆珠抓了出來,肥子难掩兴奋之色,脸上只有极小的一片血肉,兴奋的表情是那么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兴奋之情沒有持续太久,片刻后就成了愤怒,耗费了双手拿出來的圆珠,居然化作了一股青烟消失,应该是一种障眼法,这障眼法居然连肥子也欺瞒过去,光圈漩涡中,还有一颗圆珠,到底是真还是假,不管是哪一种,肥子都要一试,沒有了双手,要怎么做,视线立刻转移到韩魏身上,准确的说是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肥子突然惊诧的说道。

    韩魏已经恢复了自我意识,由于之前的记忆还在,知道眼前的肥子就是国师,而之前他成了一个神秘的女人,应该是秦始皇的女人,在历史中不仅秦始皇很神秘,他的家人同样神秘,在任何历史记载中,都沒有明确秦始皇后宫有多少人,有多少儿女,甚至这些女人连名字都沒有流传下來,如今能找到的名字,都是不可考究,或者电视剧里的虚构人物,倒是儿女还有几人的名字留下,却从來沒有一人提起母亲,就连继位的秦二世,从來都是闭口不谈母亲,有意无意的将它忽略,最终成了一个谜,无数的历史研究学家前赴后继,依然沒有找到比较真实的线索。

    这显然太不可思议了,一代帝王注定受到的关注最多,有心隐藏也不一定能完全隐藏,发生事情的真相随着岁月的流逝可能被掩盖,但是至少某个名字会流传下來,偏偏什么都沒有留下,一丝痕迹都捕捉不到,不得不让人生疑,就算是这次诡异的记忆,也沒有出现任何人名,总是让人感觉不真实,连记忆都无法将真相还原,也许将永远成谜,直到沒有人关心的那一天,然后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思绪一下展开,好一会儿,韩魏才猛地惊醒,国师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,那意思已经很明显,韩魏小心戒备着,虽然知道国师的精神力根本无法抵挡,至少也要博一下,感受到国师奇怪的眼神,韩魏再度想起那个问題,国师似乎认识他,所以才会惊诧的说“是你”,这个认识,绝对不是把他当成那个夫人,如果是就不会显得惊诧了,完全是遇到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人,才会让国师这种自制力极高的人惊诧不已,难道现在身体又被另一个人占据。

    韩魏很肯定自己清醒着,意识还有些混乱,却完全是自主的意识,被其它人占据,总要有点迹象吧,很快,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,就是以前就认识,或者见过面,给国师很深刻的印象,以前就认识,显然太不现实了,两者生活在不同的时空,除非是转世重生,拥有白玉戒或许是牵强的解释,还有一种可能,韩魏相信这种可能性最大,就是來到地宫后,在某个时间段和国师相遇过,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只是真的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过來,不要让我动手。”国师已经从惊诧中醒來,迫不及待的下命令,丝毫沒有征求韩魏意见的意思。

    国师的确很厉害,拥有的精神力比起林雪來,要强上数倍,如果全力出击的话,也许强大数十倍,韩魏连林雪全力一击,都只能勉强能抵挡,所以国师想要出手,绝对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,然而韩魏沒有听从,还是站在原地,国师终究小看了他,超乎常人的敏锐感知,让韩魏感觉到了国师的一丝戒备,那丝戒备似乎还带着某种忌惮,以国师的实力,绝对不需要如此,那么是什么让他忌惮,韩魏思绪飞速运转,很快就大致确定了,就是白玉戒,白玉戒同样是神秘的存在,到底隐藏着多大的力量,还是一个谜,能让国师忌惮,并不会让韩魏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白玉戒一直安静的在手上,太安静了,都让韩魏忽略了它的存在,立刻尝试联系白玉戒,熟悉感觉依然在,只是熟悉的暖流并沒有出现,韩魏看向白玉戒,上面已经出现了明显裂痕,在之前已经感知到白玉戒受到了损毁,只是表面上沒有体现出來,现在连表面上都布满了裂痕,离彻底破碎还远吗,韩魏不由得有些着急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白玉戒已经是身体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无法想象失去它会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过來。”一股强大意志,凭空出现在韩魏脑海,容不得半分抵抗,韩魏已经往前走去,快到光圈附近才停了下來,当韩魏靠近光圈的时候,一直趋于稳定的光圈光芒增强了几分,里面的漩涡速度相应的放缓。

    韩魏突然停下來,可不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力,抵抗了国师的精神力侵袭,而是国师主动收回了精神力,看国师的神色微微皱着眉,表现出不耐烦,很快就隐去,想要再度出手,可是沒有行动,稍等了片刻,再次道:“最后一次,要么上前,要么死!”

    “死”字一出,韩魏意识一阵震荡,脑海出现了许多恐怖的场景,堆积如山的尸体,五马分尸的血腥,各种酷刑的折磨,每一样,都会让一个正常人恐惧,來自心灵深处的恐惧,可是韩魏还算是正常人吗,堆积如山的尸体,不知见过了多少次,五马分尸的血腥,有亲自斩杀无数断成数截的蛇尸恐怖吗,受到的锥心之疼,遍体鳞伤已经太多次,一般的痛都已经麻木,还会在乎什么,韩魏很快就平静下來,更加不会听从国师的威胁,现在可以肯定,国师有某种顾忌,否则不会突然收回精神力,也不会一再威胁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根本不需要任何威胁手段,